返回列表 发帖

[媒评转读] 2011年6月4日《北京晚报》张蔷:人生不必太辉煌

本帖最后由 版主 于 2011-6-29 00:45 编辑

张蔷:人生不必太辉煌(组图)
2011-06-04 14:35:35 来源: 北京晚报(北京)

http://news.163.com/11/0604/14/75NA6QAO00014AED.html 

2FE3392DDC8D40B16619B11AA450F904.jpg
2011-6-29 00:34

当年

96F874B096EEB8F1B3694F492F7194B2.jpg
2011-6-29 00:35

现在


CDD2703FE8BA5370AD407A704A6582F2.jpg
2011-6-29 00:36

儿子

3D5AEBEC9F56A0A09100408ACBC05E6A.jpg
2011-6-29 00:37

女儿


  喇叭裤、蝙蝠衫、爆炸头,16岁进入歌坛,成为上世纪80年代的“迪斯科女皇”,中国内地流行乐坛最早的歌星;专辑销量超过2000万张,创下至今无人超越的纪录,被评为全球销量第三,成为首位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中国女歌手……这些,都是时代赋予张蔷的符号性标志。

  然而,回忆起自己的少女时代,张蔷却说:“过19岁生日时,我不开心,因为觉得自己已经老了。”那时的她,事业如日中天,却因为身怀有孕而不得不选择结婚生子、淡出歌坛。如今,44岁的张蔷,开朗、豁达、快乐、满足,拥有爱她的老公和一对儿女,幸福的沉浸于家庭生活中。而音乐,成为只有她“有时间、有精力、有金钱、有兴趣时,才偶尔为之的奢侈”。

  今晚,好久不见的张蔷将带着一首首属于无数人青春记忆的经典歌曲,登上保利剧院的舞台,唱响一个时代的“醉蔷音”。此次个人演唱会中,张蔷22岁的儿子,将亲自为母亲当DJ打碟;而5岁的女儿,也有可能与母亲同台演唱。

  采访张蔷的过程轻松愉快,不像是工作,倒像是闺蜜之间的下午茶叙。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豪爽直率的北京性格,再加上几分独有的嗲味儿,轻而易举就拉近了她与别人的距离。话题也很快就从演唱会,转到了美食、星座、育儿、减肥……其中,也包括经历两次婚姻的张蔷,坦然面对她的个人情感世界与家庭生活。

  婚姻会影响人的长相

  记者:你的那句“19岁时,我已经老了”,给我很深的印象。

  张蔷:是啊,我喜欢少女时代,但19岁,马上要是成年人了,那时我又刚刚怀孕,就要成为一个母亲了。那时我还不想结婚,但因为不想把孩子拿掉,为了孩子我得正式结婚,这方面我的想法还是挺传统的。有的人会觉得那么年轻,可以把孩子打掉,再唱几年,以后再要。但我舍不得,既然他来了,就是跟我有缘分。

  记者:那么年轻就为人妻母,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张蔷:我前夫是香港人,他们那里都习惯叫“某太太”,我没结婚的时候,挺好奇也挺渴望被叫做“某太太”的。但真结了婚,其实也没什么,就跟围城一样。没结的时候希望有个人依靠,真结了,感觉比少女时代要累,因为要自己带孩子,挺累的。

  记者:第一段婚姻对你影响大吗?

  张蔷:我的性格改变跟我前夫有特别大的关系。我原来是个很张扬的女孩儿,但跟了他以后,我说了特别夸张的话、做了特别夸张的动作,他就会说我,给我泼凉水,我就会不断的收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考虑的比较多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人应该考虑的比较多一些,不应该像我小时候那样,想干吗就干吗。所以我挺感谢他的,他让我变得成熟稳重很多。如果没有人引导我的话,我可能会是一个很嚣张的女人吧。孩子也给了我一定的压力,让我成熟了。比如其他歌手叫我去玩,我说不成,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当妈的人了,我需要对别人负责。

  记者:后来为什么离婚了?

  张蔷:我们俩都过够了,所以很愉快的分开了。现在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如果我要从香港买什么东西,就给他打电话。他也很重视和关心儿子。我认为我两个丈夫都没有嫁错。不过离婚毕竟对孩子会有不好的影响。单亲家庭的孩子会有点忧郁,不够阳光,不很热情开朗。所以还是应该尽量不要离婚,想好了再结婚,晚一点要孩子,等双方都稳定了,能踏下心来过日子的时候再要孩子。像我岁数那么小,就要了孩子,又离婚,对儿子确实有伤害。我和前夫离婚的时候,儿子8岁。有些人觉得孩子大一点离婚会好一点,其实伤害更大,因为孩子想得更多,还会有一种羞耻感。

  记者:那你淡出歌坛,过一种比较低调的生活,是自己的选择吗?

  张蔷:这就是我的生活轨迹。也不完全是自己的选择,要是让我自己选择的话,我还愿意多唱几年。到了二十六七岁再结婚生子,这是女人最好的年龄,我的思想也成熟了,对孩子的影响也更好。

  记者:你什么时候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又生了个女儿?

  张蔷:我们2004年认识的。那个时候我离婚9年了。他和我同岁,青岛人,在北京20多年,当兵出身的,感觉很踏实。认识八个月,我们就结婚了。非常巧,领证当天,发现怀孕了。39岁时,我顺产生下了女儿,现在她五岁了。

  记者:你现在的心态、状态看上去都非常好,跟你的家庭很幸福也有关吧。

  张蔷:我觉得男人给女人的感觉会直接影响女人的长相,婚姻也会影响人的长相。如果你嫁给一个爱你的男人,可能就会越来越漂亮;要是对方给你带来很多不愉快,你的状态就越来越差。结婚的选择跟生死一样,不能掉以轻心。

  记者:你对待婚姻的态度挺传统的。

  张蔷:我的传统之处在于顾家,如果让我在事业和家庭当中选择,我肯定选择家庭。在生活里,我是一个肯舍己为人,愿意对孩子、对丈夫奉献的人。我觉得自己挺仗义的。

  儿子已有自己生活,希望女儿嫁得好

  记者:这次演唱会儿子会为你打碟,他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张蔷:我和他爸爸给他买了很多音乐设备,他本来想以这个为工作,我说不行。因为玩这个经常会去夜店,我不建议他去夜店,我始终认为夜店是对人没有什么益处的地方。他现在有一个卖服装的淘宝网店,做得挺好的,已经双皇冠了。他跟女朋友一起,还雇了工人,进货送货,每天忙碌的不行。现在他经济上已经独立了,基本上不用我们帮忙。我经常教育他,我说你把自己照顾好,别成为别人的包袱,不给别人添麻烦,这就是一个人的成功。

  记者:儿子现在和你们一起住吗?

  张蔷:他和女朋友在一起。我基本不干涉他,我是一个很民主的妈妈。我和他年龄相差也不是特别大,占有欲也不强。

  记者:你和儿子关系怎么样?

  张蔷:我跟他讲,妈妈很对得起你,妈妈为你放弃了很多,我不是要讹你,我自己也有责任,但你想一想,妈妈为你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从小到大,身上没有一点磕磕碰碰的痕迹。

  记者:你儿子小的时候,你也很年轻,那你在教育孩子方面,会有问题吗?

  张蔷:他们说我那时是小孩看小孩。我没有什么方法,不太会教育孩子,比较溺爱孩子。我心软,他不愿意的事情我不过分勉强他。比如弹钢琴,有的父母非常严厉,我就不行。他练琴很笨的时候,我打他,他哭我也哭,尤其是他睡着的时候,我就过去抱着他,心里特别自责,就想孩子不弹钢琴我们过得不是也挺好的嘛。他那时候自己还编过一首歌,叫做“我每天弹琴都要挨一次打”,自己还边弹边唱。我一听,算了,别弹了,随你吧。

  记者:儿子在音乐上有天赋吗?

  张蔷:没什么天赋,他五音不全。他和别人一起搞乐队玩,只能说Rap。他说话的音色还是很有特点的,但唱歌不行。女儿这方面比较有天赋,五岁就能唱很多我唱过的歌,要唱妈妈唱过的《风儿吹》、《大公鸡》,她都会。

  记者:你女儿无论从模样还是唱歌上都有天赋,你会让她往那方面发展吗?

  张蔷:没有,我无所谓,完全看她自己的兴趣。我只希望她将来嫁得好。她老说,妈妈将来我嫁了人,我天天在家陪你玩,让他给咱们挣钱去!嘿,真贼!

  记者:你认为女人嫁得好更重要是吗?怎么样叫做嫁得好呢?

  张蔷:那当然了!你事业再好,但是你孤独,像邓丽君、梅艳芳,我不能像她们那个样子,我要结婚生孩子,要有家庭。嫁得好不仅是在经济方面,我觉得这个男人对你的宠爱、重视度,才最重要。我老公管我叫妈妈,我叫他爸爸,我们顺着孩子叫。我最近工作多,他就给我煮牛肉汤,煮蛋花汤。我吃着人家做的饭,还说鸡蛋花塞牙!女人嫁得好,就是男人重视你,在乎你的感受,这才是最幸福的。

  不喜欢卡拉OK 不愿意全家登台

  记者:这次为什么办个人演唱会?会唱什么歌?

  张蔷:因为有很多朋友希望我还出来唱,依然有很多人还很喜欢我。有歌迷对我说,包括费翔的经纪人说,好多年没听我的歌了,结果一听到,就哭了。而且我自己也还有表演欲,虽然我现在很害羞,但我很希望趁着自己现在还有样儿,能留点东西给孩子们看看,自己也有成就感。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为了小金库,为了能穿漂亮的衣服,能打扮打扮……这次演唱会,会唱二十到二十五首歌。有串烧,有以前的歌曲,也有两三首我自己写的歌曲。

  记者:为什么选择在保利剧院演出呢?

  张蔷:我渴望在保利剧院演出,我喜欢这儿。主办方让我挑人民大会堂、奥体、北展和保利,我挑的保利。因为我不认为我现在的知名度可以驾驭很多的人,我觉得1000多人比较合适,都是一些真正喜欢我的人过来。这个时代没有那么多人对我充满了好奇,如果真的对我还有好奇,那就是有根基的人。我的演唱会没有赞助商,全靠一张一张票卖出来的。

  记者:平时你会去和朋友一起K歌吗?

  张蔷:我不去卡拉OK,从来不去。我不喜欢听别人唱,如果对方唱的很难听,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我不喜欢大家一块儿唱歌的状态,我喜欢大家一块儿吃的状态。对我来说,音乐在我心目里是很神圣的。我在有时间、有精力、有金钱、有兴趣的情况下,才能胜任。我经常会去包一个录音棚,自己唱歌。我喜欢有专业的录音师给我操盘,我在录音棚里面奢侈一场,就是为自己玩。花钱很多,但很过瘾。

  记者:儿子参加你演唱会,会带女儿也来吗?

  张蔷:保利剧院可能不让小朋友去。但我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可能把她弄到台上去,献个花,唱首歌什么的。

  记者:那你先生会来看你的演唱会吗?

  张蔷:不一定。我对家人来说没有神秘感,而且我们老在家里开家庭演唱会。老公还跟我开玩笑,说我演唱会的时候他也上台唱唱。我说得了吧!

  记者:有没有可能全家一起上台表演呢?

  张蔷:我不喜欢那样,如果全家都上台,会有一种宿命的感觉,不吉祥。真的不要太辉煌了。我不喜欢特别辉煌,那就到头了,没意思。有点遗憾挺好的。

  记者:你的心态真的很淡定平和。

  张蔷:因为我不贪,比较容易知足。如果我要贪的话,会有很多的痛苦。我小时候谈恋爱最向往的就是,买两根冰棍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底下吃去。结果我男朋友给我买了十根红小豆冰棍,还给我买了话梅,最后把我们俩给凉的,但特高兴。长大以后也有没钱的时候,但我能够比较淡然,因为我什么都见过了,没有那么纠结。有钱多花,没钱少花。

  当年特有钱,现在不理财

  记者:由于唱片销量巨大,你在当年那个时代应该特别有钱吧。

  张蔷:同龄的女孩儿中,没有人比我有钱,她们经常向我借钱。

  记者:那你当时过得是一种怎么样的生活呢?


  张蔷:每天一睁眼,来一罐可口可乐,吃点舟山鱼干,给我的猫也来点鱼干。我还爱吃荔枝罐头。我那个时候最想的就是,挣钱了以后,第一笔钱要吃十个荷包蛋。我十二三岁的时候,骑车去朋友家,经过友谊宾馆,我就想以后要找到工作,一定要到这里暴搓一顿!后来有人请我在那儿吃饭了,第一次吃到那种煎一面的荷包蛋,撒点盐,把我香坏了!再来片面包,把汤都沾了吃了。我喜欢享受服务、美食,吃喝穿戴,那会儿消费不太理智,刚去香港的时候,什么都没见过,几千元、上万元的衣服都买了。回来就后悔了,八几年那会儿,这钱都能买套房了。

  记者:你理财吗?

  张蔷:我不会理财,小时候钱让我妈管,跟她要钱可困难了。现在家里的财权在老公手里,家里一切支出都从会计走账。 本报记者王润文图 J069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