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蔷友美文] 品鉴张蔷《冬天的咖啡》

本帖最后由 版主 于 2011-3-11 00:05 编辑

咖啡的滋味慢慢尝,音乐的感觉丝丝捉


品鉴张蔷《冬天的咖啡》

冬天的咖啡.jpg
2011-3-10 21:07



哈罗,梵斯们,时至今日,咖啡已喝下去了不短时间了,想来在各位的心中的味道已是浓重而醇厚了吧。OK,点燃一柱香,让音乐依偎在我们身旁,烘着暖暖的炉火,感受着温柔的抚摸,任窗外的雪花缓缓地飘洒,来一丝一丝地捕捉这每一秒钟的特别感受吧。



影子象游丝一般地渐渐将你我带入佳境,好,飘乎的点点滴滴,将全盘的大貌先约略地呈现出来,如同让人在入席之前先将那菜单看过后紧跟着便是嗅到了每道菜馔的香,那份急切,心跳都赛过了机器里的小马达了,恨不得一下子能转尽了这十二个圈,恨不能一下子能化掉这无数个音符在胃里,慢慢来,不要急,一道菜一道菜细细尝来。听到菜刀在剁案板子了吗,有点儿突兀不是,然后是水管子里的水在洗那沾满了菜叶的小手吧,主人快进来了。


相关索引:林忆莲的《都市触觉二》,前奏曲,异曲同工,完全类似)




好了,主人落落大方地进来了,忧郁的午餐开始了。开头的过门闪闪发亮,带着轻轻摇摆的姿态,不温不火,顺滑细柔,你不在意的眼睛来得是随意得体,什么理由对或错轻飘而止,欲言无词,冰冷的中午仿佛看到是在搓着曾经被温暖过的手,看爱情离开听着轻松,何须再忧愁又是那样不在意,长长的一口气,原来这个午餐令人伤感。不再假装什么不再意罢,不再假装什么无所谓吧,听我道尽心中的忧愁呀,原来是样样失意,样样的惆怅,原来这寂寞早已经习惯……


我一向认为,张蔷在这类慢摇类的歌曲上,她特有的唱腔最能将无奈的感觉发挥得淋漓尽致,恣意舒展的唱风最是张的强项,这席忧郁的午餐当之无愧是开门的迎头彩,利落,大方,大将风范一展无遗。四星半)




    飘渺的风夹着遥远的思念,我们来到了爱情的海边,DIDADIDA来得不大和谐,打来的电话有点儿急促,那个突出强调的怎么,确是让你实在是重要又重要,你这让人难舍的情人应该是什么药,让我忘了所有心疼是不可能,有道是这格外的一个疼,如同真的被一只小手轻捏,那一个婉转的回旋,让你莫名产生一种无言的快感,却是不疼都不由你了。当我的心飞越了爱情的海洋时,却又看见宽广的沙漠。有倒是这享有着爱情的心,却是无边无际地让人有了一种想飞的冲动,什么忧愁,什么烦恼呀,都在我洁白的双翅后无影无踪了。

(前奏让我想起了PINK FLOYD在1994年出的《DIVISION BELL》,这个迷幻摇滚大师造就的空灵与大气之感一改摇滚给人的吵闹印象,是真正的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的典范。张蔷这首歌的甫始引用的曲调,除了起着流畅的衔接作用之外,亦是将本来普通的一首爱情歌曲舒展地铺陈开来,上面是流动的风和云,下面是宁静的江与川,平静而安适的心,带着爱,到处去飞翔!)




秋天又到了,都忆了好几回了,不要再忆了罢,再忆亦是了无新意,就此打住吧。


习惯寂寞>里的秋忆已是一个优秀的极致,又哪里经得住这一再的敲打。没有了高亢的长声“啊~”的结尾总让人有一种憋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那个轻声的“啊”还是让人意犹未尽,——着急吧,还是让我自己来高喝一声“啊——”来化解我心头的不畅吧。)




全是我错吗?不象呢,这轻灵的节奏中是歌者强作的欢颜,怎么看起来也是少了一分自然与流畅。开头打开录音机要听广东歌倒让人觉得好象要支了架式吵架呢,楞楞地就上了场,过门儿来得突然,中间来得紧张,一句句似不得要领,语气急促,底气还略显不足,又怕你还是生气不理我的末字是那么的气虚。有些个热闹可着实也有些个散乱。道歉怎么说来也应该有个心平心和的表达吧,在这平静的温暖冬季的中午,这份儿感觉倒是好象壁炉里的柴火中混入了不好的木料而劈啪作响了一阵子,不过呢,倒也许有人爱闻这份有些个异样的味道也不一定呢。


节奏用在了表达歉意的歌子里,哪里还有认错的态度,那么快乐的承认错误到底是不是诚心?到么痛快的表达难过到底是不是诚恳?单薄的演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超越<星期六>里的诠释,(<星期六>里面的心境是少女的初恋于无奈之中又看似无谓的感觉),还好,最后面的复声是可圈点的创意,只是用到了这首歌中,有点儿不伦不类的感觉,可惜了。换个角度来讲,对于没听到过星期六版本中的新歌迷来说,这个小曲倒是一块甜爽爽的小脆糖,好吃好嚼好咽。)



小提琴的开场平息了苍白无力的道歉,宁静的夜,依旧是缓缓的节奏,依旧是悠悠地摇摆,我不怪你会这么想,你不要怪我这么想,怎么想都是那么轻轻。换了我也一样,换了谁都一样,如同道出一句谁都得承认的大实话,表达得坦率而质朴,真诚可信。那天晚上,有美丽的月光,那么随意就用一个自然和谐的收势将晚上与月光轻轻圈住,这一刻是那天晚上最明亮的一刻,大家都会为这最亮的一刻而露出会心的微笑吧。没让你依偎我身旁,又是那么一种欲诉无言的无奈之感,好象拉着的手在不忍分开的刹那间时间要停住了一般。


(轻悠漫唱,声线细高,这首歌的演绎无疑是本专辑中最叫好的一首翻唱,晚上这两个字的处理微妙而令人舒畅,忽来的收势倒让余音在空气中盘旋不去,张蔷的这种特有的软收与王菲的硬收同样有着令人欲罢不能之感,或可说这种张自创的特色中透着无奈与无谓,而王则是比约克与卡百利式的纯纯的酷了。此外不知各位是否注意到了不同音阶的和声,更是给这首歌的演绎增加了一番别样的丰富色彩。再有一点,张蔷几乎很少将“的”念成“DI”,字正腔圆地将“的”唱成“DE”,值得称道。此曲尽展了张的独特风格,发挥可谓炉火纯青,当之无愧五个星!)






咖啡上来了,悠远的电子琴声仿佛让人看到了天边的暮色,想像着坐在家中的阳台,望着远处天地的一线,任思绪自由地飘啊飘。我相信恋爱是我悲伤的源,多么无奈的恋爱呀,总是不知其所以来亦不知其所以逝,那么明亮的月呀只有你才能听我无语的倾诉,忘了,忘了,每次都在对自己说要忘却,却是怎么也忘不了呢。有道是咖啡已放凉,故人已不再,把酒空对月,月影笑我痴。


一首好歌,张蔷唱得感伤又无奈,听唱到咖啡二字时,提起的气声让人感觉到了寒意,比前几首歌的声音相对较厚实的唱法在此也处理得当,只是在最后面那声声地“啦哩来——”听着好听却将本来沉重的心绪一下子给缓解了,似不相宜,却也可能是歌者有意的安排吧。)




爱的使者那么地强调那个消息的好,把它拖长又压重,又那么庄重地放到你手里,却是让人想不到,我究竟是该不该为这个消息的好且在我的手里而高兴呢,不如放轻一些,自然一些吧,你不让我再叹息等等的告戒竟是听起来偷偷摸摸的感觉,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快乐与甜蜜呢?后来,让我再感觉你时,法国味浓重的萨克管,夜里霓虹中酒吧里的红与绿,为这个消息的到来平添了一份欧式的情怀,这么好的一个结束怎么在开始竟让我不知所措呢?


开头的过门与王菲的《只爱陌生人》相类似,却点缀了花样的情愫,前半截的发挥似觉不爽,待萨克管吹起,方觉新意有加。总的感觉似乎不如《那天晚上》中的版本,大气的发挥不足,不自然的成分有余,收缩有余,舒张不足。另外,请今后更正,那个“徉”字应该读作“yang”,二声,而不是“xiang”)



思念的花带着哀婉的朝露,无尽地相思与惆怅在心头缠绕,我在春闺,望穿秋水,你怎么能舍得,哭红的双眼,泪已经干了,失意的心在呼唤,无人的落叶小路,开满了秋的鲜花,?思念的花儿啊开啊开,开得满山遍野,一份无尽的失落在缤纷的落英中随风吹过。是啊,你说你说你为什么不说?,却是事已至此,心都碎了,撕裂的伤口,何时能弥合,心痛的感觉,何时能平息,相思愁,几时休?


一首情真意切的哀婉的歌,让人心颤,令人心酸,张蔷用自己的感受将动人的激情发挥得淋漓尽致。谁说张蔷不能唱慢歌?这首入情入景的歌,将失意的心境扩大到无以复加。开始的钢琴如水般平静,却不曾想到后面竟是蕴藏着一份巨大的落寞与无奈,一声声的呼唤之下腾然升起的电子琴声如潮水般袭来。每一个失意至极的人,又哪里能抵御住这份几近绝望的情愁呢?)




这一份弄不清到底要给谁的一份真心,表白得相对简单而味薄,我的耳朵里尽是重重的铿铿声。好吧,我不再管它真心是要给谁,就让我们随歌起舞,拍手踢脚吧,只要快乐,只要轻松,年轻的心总是会有一份归属。温馨的咖啡宴上加上了苏打般的轻松,爽快,谁还会再意什么伤心与烦恼,都是双方的宝贝,这份快乐的初恋还有什么打不败?


在这首还算好听的快歌的节奏多少较重了一些,有些喧宾夺主了,本来也应该算是张蔷的一支招牌式的歌曲,倒因为这过强的节奏压过了自己的声音而显得得不偿失,比起我所听到的九九年的版本那个先慢后快的节奏来,总觉多少了一份悠闲,多了份喧嚣。是不是我们老了?还好,单纯从听上讲,能迎合时下的年轻人,也算能赢得些商业的指标吧。)



无人的海边呆呆地站着我一人,一遍遍的无助呼唤却无人能应,自己的扪心自问裹着海浪的声音使得自己的等待是那么苍白,当失望一丝丝地增加时,内心涌上旧日的一幕一幕,失落难耐,一天一天,当我知道期待你的出现根本就是幻想时,心都被扯得好长好长,竟是无语哽咽,心碎难当。


高音区明显突出的张蔷在处理这种欲诉难求的感觉时自有一分独到的表现,让人觉得那份的无奈、那份的绝望,心力交瘁,一个成熟女人发自内心的高声呼唤流露出来,没有太多不必要的含蓄,没有太多假惺惺的忸怩作态,大气之中,依旧是凌然于小家碧玉之上。只是这支歌太熟悉了,能感觉到歌者明显的处理与用心.显然比大联唱的版本中有着更实扎实与厚重的表达与诠释,毕竟眼前我们的艺人已经过了太多的风雨了!)




强加于末尾的等待来得轻松,来得愉快,没有太深的感觉,没有太多的感动,只是让我绕下翘得太久的二郎腿,轻走慢摇几个碎步,这里刚刚入境,嘿,怎么便完了?


      这支歌的演绎要比尽情摇摆中轻快得多,也是本辑中最朗朗上口轻松易记的小歌,只是来得太急之下又匆匆结束,让人顿感意犹未尽,犹如一锅上好的汤,刚刚尝到了鲜,待取了匙子来却发现只是个锅底儿了。作为整张专辑的结尾其实是有相当的讲究的,那么丰富的序幕面对一个如此仓促的结束真是委屈,是不是有虎头蛇尾的感觉?YES,如果说一个专辑中的某一支歌好听与否自是见仁见智,众口难调的话,那么作为一个完整作品的收尾当是慎而又慎的,它可以不让每个人认为它好听,却不能让每个人认为不完整。倘若是我,再加上些收拾餐具的叮当声和歌者的会心的笑声,也多少是一个前后呼应的交待吧,您说呢?——想来各位听过林忆莲的《快乐的坏东西》,那结尾的笑声是不是令听者也会有发自内心的会心一笑呢?JANET JACKSON的《MISSING YOU MUCH》中最后的“THAT‘S THE END”不也算得上是一个亮点吗?)


整张专辑采用了贯穿连续的唱法,在张蔷却是让人眼亮的一个大胆尝试。通观全局,全部作品,一气呵成,完整连贯,风格划一,个性彰显,蔷味独具,唱功练达,宝刀未老,是近年来少有的好作品。




原封面的制作牵强了些(题图是作者自己按自己的想法重新创作的),虽是顺应了时代的气息,但作为一个艺术作品的一个部分,无疑是游离到了作品整个风格之外,不能算是成功,大气的感觉缺缺。现在配文的封面是作者改制了的。




絮絮叨叨了这多,已是夜深更残时分,窗外雪已住,灯下影渐浓。不知不觉中,炉膛中的火已熄,木桌上的香已烬,坠在椅中的我,已是歪了头,不知今夕何夕了。





千哥儿    03-02-10

                                       (以上谨代表个人的观点,请不同意见者保留)

我听张蔷的新歌都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最后一次比较强烈的感觉是《尽情摇摆》,也许真像楼主说的,我们已经老了。

TOP

返回列表